郭德纲私下拜师完整视频(郭德纲拜师15周年庆典视频)

[谁有郭德纲今年大年初三初四在天津专场的比较]
也许是专场上的新相声吧,名字倒是不太清楚,他们现在取名字很随意,歪唱的话可以看看烧饼等人的《歌舞团》,时下流行的歌,里面有《甩葱歌》,应该就是你要的那个张牙舞爪的,还有张云雷唱万物生也不错。给你发个链接吧,把歌词也发给你,我也觉得挺好玩的。
像这种东西短时间之内不会有的都去看视频了票房就会减少即便有也是别人用手机录的不清楚等些日子吧
也许是专场上的新相声吧,名字倒是不太清楚,他们现在取名字很随意,歪唱的话可以看看烧饼等人的《歌舞团》,时下流行的歌,里面有《甩葱歌》,应该就是你要的那个张牙舞爪的,还有张云雷唱万物生也不错。给你发个链接吧,把歌词也发给你,我也觉得挺好玩的。《甩葱歌》阿拉擦擦呀哔哔拉哔哔拉吧哩邦biun邦连n邦波哇吧哩吧吧吧哩吧哩吧哩哔哩哔哩哔哩苏点点邦波呀吧丙囔点囔点阿波哇拉吧鲁布鲁布鲁布鲁布爹耶不吧皿吧皿囔点囔波哈哈啪啪啪啪噗噗点呀不阿拉擦擦呀哔哔拉哔哔拉吧哩邦biun邦连n邦波哇吧哩吧吧吧哩吧哩吧哩哔哩哔哩哔哩苏点点邦波阿拉擦擦呀哔哔拉哔哔呀吧丙囔点囔点阿波哇拉吧…
《甩葱歌》阿拉擦擦呀哔哔拉哔哔拉吧哩邦biun邦连n邦波哇吧哩吧吧吧哩吧哩吧哩哔哩哔哩哔哩苏点点邦波呀吧丙囔点囔点阿波哇拉吧鲁布鲁布鲁布鲁布爹耶不吧皿吧皿囔点囔波哈哈啪啪啪啪噗噗点呀不阿拉擦擦呀哔哔拉哔哔拉吧哩邦biun邦连n邦波哇吧哩吧吧吧哩吧哩吧哩哔哩哔哩哔哩苏点点邦波阿拉擦擦呀哔哔拉哔哔呀吧丙囔点囔点阿波哇拉吧鲁布鲁布鲁布鲁布爹耶不吧皿吧皿囔点囔波哈哈啪啪啪啪噗噗点呀不阿拉擦擦呀哔哔拉哔哔拉吧哩邦biun邦连n邦波哇吧哩吧吧吧哩吧哩吧哩哔哩哔哩哔哩苏点点邦波呀吧丙囔点囔点阿波哇拉吧皿囔点囔点阿波哇拉吧丙囔点囔点n囔丙囔点n囔丙囔丙囔丙丙丙丙丙阿拉擦擦呀哔哔拉哔哔拉吧哩邦biun邦连n邦波哇吧哩吧吧吧哩吧哩啊吧哩哔哩哔哩哔哩苏点点邦波呀吧丙囔点囔点阿波哇拉吧鲁布鲁布鲁布鲁布爹耶不吧皿吧皿囔点囔波哈哈啪啪啪啪噗噗点呀不阿拉擦擦呀哔哔拉哔哔拉吧哩邦biun邦连n邦波哇吧哩吧吧吧哩吧哩吧哩哔哩哔哩哔哩苏点点邦波呀吧丙囔点囔点阿波哇拉吧鲁布鲁布鲁布鲁布爹耶不吧皿吧皿囔点囔波哈哈啪啪啪啪噗噗点《万物生》MohangansansadosangmayahamanobanlayaBanzasangdogerebadisajinciumeibarwarSongdorkayumeibawarsuborkayumeibawarAnuradoumeibawarsawarsindimeizayasaSawargamasuzameijidangsinriyaHuluhonghahahahahuobagawenenenSawargatagadabansamabeimuzaBianjuibawarmaharsamayaharsadowaMohangansansadosangmayahamanobanlayaBansasangdogerebadisajinciumeibarwarSongdorkayumeibawarsuborkayumeibawarAnuradoumeibawarsawarsindimeizayasaSawargamasuzameijidangsinriyaHuluhonghahahahahuobagawenenenSawargatagadabansamabeimuzaBianjuibawarmaharsamayaharsadowaSawargamasuzameijidangsinriyaHuluhonghahahahahuobagawenenenSawargatagadabansamabeimuzaBianjuibawarmaharsamayaharsadowaSawargamasuzameijidangsinriyaHuluhonghahahahahuobagawenenenSawargatagadabansamabeimuzaBianjuibawarmaharsamayaharsadowa。
[郭德纲是谁?为什么现在这么火?郭德纲是谁?]
“不去!听不懂!”法律不管,我早打死他了!会七八国外国话听不懂相声!———摘自郭德纲作品《论相声50年之现状》多年经营剧场相声,郭德纲将自己经营成著名的“非著名相声演员”,电视的介入,令他飞速成为家喻户晓的相声大腕。
段子教得差不多了,就得开始自己练。每天早上四五点,他都会起床去河边喊嗓子、背段子、唱曲子,等到七八点钟晨练的老人来了,他就可以下课了。这一喊就是3年。接下来的几年里,郭德纲跟盲艺人王田雨学西河大鼓,跟常宝丰等天津艺人学相声,没有拜师,一直学到15岁。
”郭德纲的传统段子其实并不“传统”。《梦中婚》原来的文本是讲一个穷困潦倒的人,有天做白日梦梦到被富翁看中带回去当驸马爷,他把“八抬大轿”改成“直升飞机”,“绫罗绸缎”变成了“西装革履”;从前的《打白朗》变成现在的《西征梦》,把“军阀剿灭草寇”改成了“布什请你剿灭恐怖分子”;《文章会》是讲述一个人如何冒充自己有学问,结果碰到另一个真正会文章的人,民国时期这个会文章的人叫“康有为”,在郭德纲这里,故事结构不用变,只是“康有为”变成了“金庸”。
王纪言亲自部署此次转播:本来两台机器录制,增加到了5台;为了画面美观,还交待一定要使用“摇臂”。“郭德纲没有提任何转播费用,为了配合我们录制,是专门在腊月二十九那天临时加开了一场。
现在,德云社每场全部客满,一票难求袁蕾摄郭德纲一直很在意自己“10年扎实的基本功”,虽然严格说来,他在天津学艺的时间是7年,截至他上北京寻找出路。好狗不好狗,北京叫一叫“当时全国都兴到北京来发展,是条好狗都要到北京来叫叫。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啪!”台上的胖子一拍响木,“我叫郭德纲!”2月5日,星期日,喜欢自称“非著名相声演员”的郭德纲按惯例下午2点开始,在天桥乐剧场演出,没到他上场的时候,他主要在打瞌睡,打瞌睡的间隙,与北京电视台商谈了新节目的合作事宜。
举头望明月,我叫郭德纲多听相声说明你爱国。我们街坊有一孩子,会七八国外国话,什么英语、日语、韩语、南斯拉夫语、北斯拉夫语、西斯拉夫语……反正跟八国联军坐一块儿对着骂街没问题!跟他说你听听相声去吧。“不去!听不懂!”法律不管,我早打死他了!会七八国外国话听不懂相声!———摘自郭德纲作品《论相声50年之现状》多年经营剧场相声,郭德纲将自己经营成著名的“非著名相声演员”,电视的介入,令他飞速成为家喻户晓的相声大腕。“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啪!”台上的胖子一拍响木,“我叫郭德纲!”2月5日,星期日,喜欢自称“非著名相声演员”的郭德纲按惯…
”资深相声迷东东枪的分析是,郭德纲的相声有“天津的骨头、北京的肉”。“天津的骨头”关节点就是讲述小市民的小算计、小委屈、小窝囊、小幻想。在郭德纲的相声里,你就可以不时地听到对北京三环交通拥堵、对洗浴中心不洗浴、歌星不一定识谱的小调侃。
“有个正式单位,有固定薪酬和住所,定期有演出,慢慢积累些关系,认识几个大腕,跟着上电视、上晚会,每个月能收入八千一万的。”初到北京的郭德纲对未来的想象力也不过如此。郭德纲没有想到,一年之后的1989年,就在他的人事关系马上要被调入全总文工团的时候,北京统一规定:外地户口必须返回原籍。
”她又指了指旁边的夫妇:“那是孟京辉夫妇。”徒弟笑了笑,说:“他们倒是不停地笑。”。
1981年,郭德纲8岁,开始正式拜师学艺,学的是评书,第一个师傅是天津评书艺人高祥凯。学评书并不像他在舞台下面看到的有趣,每天早上师傅还没有醒,他就得起床收拾屋子、沏茶,等师傅起床教他背段子。
天桥乐的演出持续到晚上7点左右。接下来,他要去赶一个宣传部门的相声场,然后奔赴广德楼的相声场。他家住北京南郊的大兴,晚上11点,他在回家的车上和爬楼开门的间隙,又接受了两家媒体访问,因为对方马上要截稿了,此时还有一封采访提纲躺在他的邮箱里……曾创作了《我要上春晚》的郭德纲,虽然没有登上今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但经过春节期间凤凰卫视一连四天播出的《郭德纲相声专场》,以及央视《实话实说》、《新闻会客厅》等一系列节目的人物访谈,过完年之后的郭德纲,在走红程度上,一点不输于任何上过春晚的演员。
郭德纲没有例外地被打回天津,分到一个文化单位接着搞曲艺。6年平淡、无聊的生活后,郭德纲决定二次上京,想象着能找回一些“圈子”里的关系,所以信心蓬勃地在前门大栅栏一个小旅馆里开了个床位,15元一天,同屋的还有10多个生意人。
“德”取郭德纲的“德”字,“云”则取字郭德纲“云”字辈的徒弟。这也是中国目前已知4个民间相声团体之一,其他3个都在天津,分别是众友、哈哈笑、九河。2005年9月底,袁鸿北兵马司剧场的经营撑不下去了,剧场关门之后,他被第三届相声小品大奖赛邀请去做宣传统筹———职责就是带着圈里人和媒体,给大奖赛想些策划、找多些作品。
还可以拉~~~
”郭德纲说,他这条“好狗”,前后来了3次北京。1988年春,15岁的郭德纲跟着一个朋友去北京报考全国总工会文工团,他不知道,他们和千千万万类似的“好狗”,有一个统一的称谓:“北漂”。朋友在团里有些关系,两个人也还算顺利地留在团里,偶尔也能去四川、河南演出。
等姜又兮8点到达天桥乐的时候,差点没能挤进去。“就是第一排,我发现那个老头一直没有笑。”郭德纲的徒弟悄悄跟姜又兮讨论这个严峻的问题,他们都非常注意台下观众的反应。姜又兮看了看,对他说:“这是人艺的著名导演林兆华。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创业阶段几乎任何事情都是一幕惨剧,郭德纲说:“最惨的一次,我们试过给一个观众表演。寒冬腊月,大街上一个人都没有,他们还是站在门外喊人进来,好不容易有个人进来了,可能只是想进来暖和一下身体,台上演员照样有模有样开说,说不到一会,这个观众的手机响了,演员就停下来等他打电话,那个人也不好意思地很快讲完了,我上来跟他说:‘你得好好听,上厕所也要给我打招呼。
”郭德纲说,这句问话他等了好多年。玩票让郭德纲发现,相声是有市场的,于是他开始招兵买马,找到了另外两位相声演员张文顺和李菁,几个人凑在一起开始在北京的茶馆里说相声,就叫“北京相声大会”,听一场10元。
就在不到两个月前,媒体介绍郭德纲时,对他的定位还是“普通老百姓中间名气很小,却赢得了相当多资深相声迷的狂热追捧”,也有不少媒体和相声迷把他视作“挑战主流相声”、“对抗电视相声”的“斗士”。
戏唱了两个月,他一分钱都没有拿到,找对方理论,得到的答复是:“要钱就接着唱,不干也可以走人,但之前的2000元也别想拿到。”郭德纲只好接着唱,有一天演出晚了,公共汽车没了,他打不起车,就从市区走了20多公里,徒步回到大兴的出租屋里。
“北京的肉”是指他的大气、份儿正、稳健不慌张,“一上台就活蹦乱跳的就是不懂相声”。学好传统相声,逗人笑就不难,郭德纲说:“老先生把中国语言里面能构成包袱的笑料技巧都提炼出来了,直到今天无论你什么笑料都是传统相声里的。
“传统相声需要七八年童子功。”郭德纲说,所谓“说、学、逗、唱”,其实光“说”就包括说、批、念、讲四种手法;“说”,又包括吟诗、对对联、猜谜语、解字意、绕口令、反正话、颠倒话、歇后语、俏皮话、短笑话、趣闻轶事……“批”,要会《批生意》、《歪批三国》、《批聊斋》……“念”的内容就是《菜单子》、《地理图》、《洋药方》等……“讲”,要会的有《讲帝号》以及单口相声《解学士》、《化蜡钎儿》……学了五六年,郭德纲才第一次有了正式登台的机会———“天津消夏相声晚会”。
郭德纲身旁的“钢丝”越聚越多,东东枪发现,有一天著名的《大实话》的最后几句,从以前的“没事儿您就把这相声大会进”变成了“没事儿您就把这德云社来进”——叫了七八年的北京相声大会终于有了正式的名字:德云社。
举头望明月,我叫郭德纲多听相声说明你爱国。我们街坊有一孩子,会七八国外国话,什么英语、日语、韩语、南斯拉夫语、北斯拉夫语、西斯拉夫语……反正跟八国联军坐一块儿对着骂街没问题!跟他说你听听相声去吧。
我们后台的人可比你多多了。’”郭德纲推行“一个也得演”的方针时,并不知道原北兵马司剧场经理袁鸿也在台下的观众中,更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让自己在媒体上成为铺天盖地的新闻主角。2001年袁鸿正在筹备做台湾赖声川的剧场相声,想扩展到海峡两岸相声交流上去,于是袁鸿开始留意北京和天津的相声。
说相声的,水平可比某些“大腕儿”高多了。
断断续续看了两年郭德纲的剧场相声之后,袁鸿推荐郭德纲参加了2003年北京相声小品邀请赛,郭德纲为符合“电视相声”标准,花了1个小时创作了《你好,北京》参赛———这是北漂以来,郭德纲的相声第一次跟电视走得这么近。
一次去河北文安表演,演员都借住在老乡家,当地水碱性很重,唱戏要画很浓的妆,到卸妆的时候发现用水根本卸不掉,只能带着花脸睡觉,第二天妆模糊了,只能在旧妆上画新妆,这样油彩在脸上反反复复,没几天脸就被折腾得又红又肿。
直到今年1月媒体高密度采访的总爆发。“我们新做了一个栏目叫《文化大观园》,听说郭德纲很火,就在考虑给他做一个访问。”凤凰卫视编导向芳是今年1月2日去看的郭德纲专场,“听别的相声我5分钟都笑不起来,听郭德纲的3句话我就能笑起来”。
”凤凰卫视《文化大观园》制片人姜又兮说。事实上,郭德纲的演出现场从不干涉现场录音、录像的,“钢丝”把他每场演出都录下来传到网上,想听的人可以随时免费下载,也正是这种传播途径,让更多的人知道了什么是郭德纲。
说是相声晚会,不过就是在游乐中心搭一个露天台,扯个横幅,再支上两个话筒。郭德纲穿着白衬衣、蓝裤子就上场了,表演《五行诗》。第一次站在台上,郭德纲放眼望去,台下几百人,有吃东西的、上厕所的、聊天的,就是没有看他表演的,他突然扫到舞台右边角落有一个大胖子,留着小平头,戴着宽边眼镜,坐在轮椅里,一直冲他笑,郭德纲也没管他究竟为什么笑,“反正他就是对我笑了”,他像抓到根救命稻草,干脆直接对着他说完了这个节目———还好,直到他下台,胖子一直也冲着他笑。
就在他们看过德云社演出之后不到一星期,11月5日,郭德纲带德云社全体人马去天津举行相声专场演出,这是郭德纲第一次在大剧场里说相声,袁鸿、史航带着北京10多家媒体一起,浩浩荡荡跟着一起去了天津,这些记者大多是第一次知道郭德纲。
“在这里吃苦还不如去北京吃苦”,郭德纲打定主意第三次进京,这时是1995年。这次郭德纲做足了准备,青塔、大兴,哪里的房子便宜他就住在哪里,只要有演出的机会他就上。最终他找到了一个沙子口的小京剧团,对方答应每月给他1000元,“最起码能有钱吃饭了”。
以11月5日为界,之前只能查到一篇关于郭德纲的文字———水晶写的郭德纲相声评论;在此之后,媒体上渐渐开始出现“郭德纲”的名字,12月中,《三联生活周刊》刊发的《相声界的草根英雄———郭德纲访谈》,算是媒体对郭德纲现象的第一次大型报道,文章对郭德纲的定义就是“在普通老百姓中间名气很小,却赢得了相当多资深相声迷的狂热追捧”。
他还做过民间艺术专题、美食节目,拍过果汁广告。郭德纲对影视圈的心得是,“比相声圈好混多了”。直到有一天,他在北京南城一个茶馆,看见一帮10多岁的小孩在说相声,他一时兴起也站到了台前。小孩问:“你也学过相声?”“我也学过。
本来姜又兮担心,临时加开一场会因为缺少观众而损失气氛,郭德纲一拍胸脯:“包在我身上。”就在开演前几天,他在网上发了一个加场通知的帖子。节目正式录制是中午1点,摄像师早上6点半去布置现场,没想到一大堆“钢丝”早在5点半就守在天桥乐门口了。
说相声的表演艺术家
影视圈好混多了连郭德纲自己也没想到,转运是从影视圈开始的。当时,北京给他的印象是:“人人都跟央视有关系。”他认识了一些“自称是央视编导的人”,开始谈剧本、写策划。经常是自己的剧本写出来了,对方才拿着剧本去找赞助,电视剧《非常档案》和《正德皇帝下江南》就是他的手笔。
郭德纲当天状态很好,专访也做得很成功,节目播出之后,台长王纪言意犹未尽,觉得节目配搭的郭德纲的相声太少,“谁说电视台不会拿半个小时给相声?”拍板决定让《文化大观园》在春节期间制作一档郭德纲个人专场,一连4天,每天1个半小时———这也是凤凰卫视几年来的第一次。
“我很欣慰。”郭德纲出场时喜欢用这句口头禅。2004年10月以来,他的确很欣慰,待了一年半的天桥乐剧场,售票窗口终于挂上了“客满”。“《开心茶馆》每天都播相声,但就是郭德纲的相声火了起来。
我对他也不了解,不过在湖南卫视看了他的相声,真的不咋的。
“可惜决赛他抽签抽中第一个出场,得分并不是很高,所以组委会给了他一个特别奖。”袁鸿回忆说。终于挂上了“客满”2004年10月,郭德纲没想到自己参加的“濒临失传相声专场”,不但是传统相声的一个转折点,也是他说相声的一个转折点———专场不但扩大了郭德纲在资深相声迷中的影响力,还被北京文艺广播电台的《开心茶馆》节目看中,在电台开始了专场联播。
“找到关系就搬过去”的想法现在看来太幼稚,五六天过去了,他的“关系”都不愿意跟他产生任何关系,“我又不是来住旅馆的”,郭德纲灰溜溜回到了天津。这时他开始转做生意,只不过做什么赔什么。生意不成又开始唱戏,跟着戏班子到乡下演出。
把天津相声请到北京来是第一步。袁鸿把编剧史航、剧评人水晶以及10多家媒体记者,带到了天桥乐剧场,这是大家第一次看到郭德纲的相声,一场下来,这些人都成了“钢丝”,史航和水晶便开始尽可能地以各种方式推广郭德纲,为今年1月郭德纲在媒体上遍地开花做了足够的常识铺垫。
这段时期,郭德纲的《论相声50年之现状》在网上广为传播,更多人认为这是痛斥相声圈腐朽和积弊的演讲稿。此后,据“钢丝”统计,媒体以平均每天一家的报道频率介绍郭德纲,“相声斗士”、“与主流相声圈抗衡”等形容词,被放到了“郭德纲”3个字之前。
第一个对他笑的观众郭德纲说自己没有其他爱好,不抽烟、不喝酒、不跳舞、不听流行音乐、不唱卡拉OK、不开车,麻将牌拿起来,“八万”认识,“八筒”就要摸着数一数了。他也不喜欢背课本,但是喜欢背相声段子。
媒体总爆发其实,袁鸿带着一帮人不光去了天桥乐剧场,还去看了东城李金斗的相声俱乐部、天津众友、哈哈笑等相声剧团的演出。跟天津的社团交流起来毕竟“有物理距离”;跟东城相声俱乐部“功成名就”的演员交流起来,“又说不到一起去”。
[求郭德纲相声<三国群英赤壁>清晰视频求郭德]
八、交流也可以用两个字概括“失败”。早在武林等游戏里领教了所谓世界喊话需要钱的设定,所以早已有了心理准备,可没想到,即使准备了,还是出乎意料。现在对话框里所有信息都在一起显示,虽然可以屏蔽世界,但屏蔽不了系统提示,如果说这还可以理解的话,那么无法屏蔽获取物品的提示就让人难以忍受了。
现在副本大多以装备副本为主,其他的衍生副本也都大同小异。而在赤壁这种所有高级装备都需要RMB的情况下,副本基本上不可能出高级装备,那样只会自断财路,当然也可以采用一些方式来刺激下人们的热情,比如蓝装/蓝材料等几率为百分之一,紫装几率为千分之一,假设通一遍副本半个小时,那就可以算算在正常情况下多长时间能拿到东西,而不正常的情况下。
而就算是武器,每个角色也只有5把。另外的一个问题是强化。对于用RMB砸装备我不想多说什么了。只是想说下强化后的发光问题。不论哪种级别的发光,刚开始看起来很好看,而且还带点成就感,可看到满大街都是差不多一样的光芒,却又不能不说是一种视觉垃圾。
技”也可以点出来,缩短一秒的准备时间。但现在已经没有“秒”的现象了,除非用于pk,升级的时候可以无视这个技能。此外还有个“蓄劲”的技能,至今不知道怎么用,3秒准备时间,得到3秒的效果,即使可以使攻击效果翻倍,也只是一招的效果。
1的视频:三国群英赤壁2的视频:三国群英赤壁3的视频:在线观看很流畅的。
七、PK、战场用几个字母概括就是“RMB”。在RMB最大的游戏里面,PK等等的已经不是技巧的事了,装备才是王道。现在有人400多的防御,一般人打不动,即使那人红名,NPC才打他200多血。
这已经是在破坏游戏平衡了,不过官方还是很欢迎这种人的,这种人越多,官方挣的钱也就越多。赤壁的职业现阶段都是物理攻击,远程职业只有弓箭,所以群P的时候大家一窝蜂的冲到一起,只见绿、蓝、紫、黄等等不同光芒上下翻飞,若干时间后,RMB砸得多的一方胜利。
这套招在使用的时候如果节奏控制的好,斗气刚好够用,当然这是在专精方面点了一点的“突击。霸气”专精,在使用突击后产生4秒的霸气效果。别小看这4秒的霸气,没了他,招式根本连不起来,这也是我为什么基本不用“挑战”技能的原因。
就算是正常升级,经验不够的时候还是一样要刷酒馆和平乱。如果真的压级,不妨换个角度,就是在怪物比较好打得级别压,怪物要基本符合“三低”条件——攻低、血低、防低;在离所要交付的npc比较近的地方压。
技”点出来就行了,可以缩短1秒钟猛劈技能的准备时间,下面的“速砍。打断”看起来比较诱人,有可能打断别人的出招,如果用于pk,而且能像介绍的那样有效的话那就点起来,如果是升级,基本没用。再下面有个“迎面斩”的技能,需要20点的专精才能点,技能效果也比较诱人“可以打晕3秒”,可我点出来一看,没有这个效果,怎么回事?难道是“对没有进入战斗状态的敌人”才有作用?既然攻击了,敌人怎么会没进入战斗状态,而且怪总是早于人发现对方。
也就是说,现阶段就算是弓箭这种防御最低的职业,也是和别的职业相同级别相同强化的情况下,装备防御等等的属性都是一样的,这显然不合理。到后期,满大街跑的都是相同装束的人物,不同的,仅仅是武器而已。
而且在一次更新中技能的音效在刚开始游戏的时候还有,可在打了一两只怪后就莫名奇妙的没了。诸多玩家反映了这个问题,无奈官方一直置若罔闻。最后,竟是一个玩家找到了解决的办法——把电脑声音设置中的声音加速改成“基本加速”就可以了。
晚上退而求其次选了大刀。游戏之后才发现,满大街的都是大刀队。。。。刚刚接触这个游戏还真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觉,因为刚开始没什么技能,即使用了技能如果距离太远也不会自动跑过去打,而是需要跑到怪物跟前(不知道有挑战这招),而且不能背对怪,但怪物能背对你,即使背后攻击怪物也没有攻击加成。
或许,还有其他形式的副本,这需要完美给我上一课了。此外,现在所说的两个陵墓,都是河北地图上的,即使开了副本,也不可能是高级副本。如果是高级副本,只能让人好笑了,低级地图上的高级副本,很有创意。
一、操作中午的时候选的是斧子,感觉手持车轮大斧,很有威风凛凛的感觉,可上去一看,双持倒是不假,可那斧子实在小了点,而且跑起来非常难看,就像端着两个斧子在跑,怎么地两个胳膊也来点动作啊。
个人感觉赤壁不需要副本,副本在赤壁中处于一个尴尬的位置。副本基本上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装备副本,一种是练级副本,其他的比如竞赛、PK之类的不谈,我只说MMORPG类的网游。
但赤壁中基本上不支持组队,因为组队根本就不效率,组了队还害怕同伴抢了自己的战利品。其实赤壁如此设定是不想玩家太快满级,但中国玩家在这方面世界闻名,总能在最短的时间里面达到最高的级别。
。。如此反复。其实如果有闲情雅致的话,可以看完对话再去做任务,那样乐趣也会多一些,可又有几个人会去看那些介绍呢?都是狂点“NEXT”,赶紧接了任务去做。游戏设计者的“苦心”算是白费了。
。。。除此之外,我想不到装备副本里面还能出什么东西,绿装、符玉根本没有吸引力,RMB装备即使出也会很小几率。那样的话,玩家会去么?另外练级副本更不可能,赤壁以任务升级为主,而且公测10多天就有满级的了,根本不需要这样的副本。
最后祝大家在游戏里玩的愉快。
再到后来到了西凉、巴蜀、南蛮,每个场景都有自己不同的风格。个人感觉三个中西凉做的最好,或许是从河北刚到西凉,场景和背景音乐的反差带来一种奇特的感觉。西凉那种荒凉、悠远、神秘的感觉扑面而来。
这和征途有的一比,不过征途明显高明得多,最顶级的装备需要上万乃至十数万才能弄到。而且征途培养了很多平民玩家供RMB玩家来杀,赤壁在这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现在的战争,打得就是钱,这和现实是一样的。
我现是40多级的刀将,可一直在用30级以前甚至可以说是刀骑时期的技能。个人感觉,刀尉以前的技能,也就是学圆月斩以前的技能是最实用的,圆月、弧月等等升级的时候基本用不着。在我的出招顺序是突击——普通攻击——速斩——普通攻击——猛劈——断月——横轮——普通攻击——速斩——普通攻击——断月,这套招下来除了boss外和任务级别差不多的怪就趴了。
我所说的节奏,就是其中的“普通攻击”,速斩、横轮后面都跟着普通攻击,如果使用技能太快,有时候可能会招数重叠,这样很好,但有的时候普通攻击会被技能招式取代,那么一套连招下来怪物还没死,那就只能等技能冷却和普通攻击的间隔了。
而从网上一些消息来看,这可能是赤壁的最终大小,也就是说,可能这个客户端已经包含了18种武器,只是官方没开而已。为什么这么说,因为网上有一个通过破解赤壁文件的方法让人不花钱就可以穿上时装,虽然只是只有自己能看到。
比如南蛮的曼陀罗花,38、39的时候杀七八个才需要加血,而其他怪,好的时候杀四五个、差的时候杀三四个就需要加血。五、专精对于专精,现在也没见哪位大神出来指点,我只好说说自己的感觉。
好在大刀攻击距离还比较远,稍微熟悉了下就上手了。后来有了突击技能,比较贴心,至少不用自己跑到怪物跟前,而是使用突击后自动一溜烟跑到怪物跟前了。突击虽然好用,不过却有个很费解的现象,就是怪物总是先发现你,当你驾着一道黄光冲到怪物跟前的时候,怪物已经砍你一下了。
无奈之下,只好等到晚上开了新服方才顺利游戏。虽然现在对游戏的评论可以用骂声如潮来形容,但一款游戏而已,不可能真像游戏开发商的名字一样“完美”。好的地方就应该表扬,差的地方作为玩家就提出来。
而且武器本身的花纹等等都被光芒掩盖了,就拿我现在用的刀来说,很有种古朴、厚重的感觉,可上面的蓝色光芒却把这种感觉掩盖了。这种光芒太廉价、太笼统。这些可以通过赤壁客户端的大小来解释,压缩文件793M大小,安装后也没到1G,对于一个3D游戏来说,可以算是非常节约的大小了,也就不可能会有太多的内容。
我用的刀,因为刀的攻击比较高,而缺点就是攻速较慢,于是我用专精的技来弥补,当时感觉还是比较合理的,但到现在看来,也许是个错误的选择。为什么说是错误,是因为点出来的技能效果很不明显,对于“技”方面,感觉投入10点就可以,也就是把“猛劈。
比如西凉的和尚咒师,一般一身绿装杀六七个才需要加血,而杀其他的和尚差不多四五个就需要加血,而且咒师爆号角的几率比较大。比如巴蜀落凤坡的蜥蜴、太平驿的蜥蜴,都是被动怪,此外五斗米祭祀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只是离npc比较远。
而其中的红枫谷却又忧伤、缠绵,让人不免伤感。或许游戏中的很多人根本没注意这些东西吧,都在埋头练级,其实,游戏的真谛是为了快乐。没了快乐,带了的反而是一身的疲惫,那就得不偿失了。背景音乐及音效稍显不足,有些单调。
而这样的设定让人玩起来有些单机RPG的感觉。如果你不加入结义、军团,那么,可以把这款游戏当作单机RPG来玩。九、任务赤壁任务虽然很多,但都大同小异,要么杀怪、要么要求战利品、要么跑腿、要到指定的地方采点东西。
难道官方工作人员还不如一个玩家?而在我把这个方法介绍给军团里的人的时候,没想到他们回答——“有这种状况?我一直不开音乐”、“我也是,我听歌”。。。失败啊。。。三、装备赤壁的装备系统可以用两个字形容“简陋”。
不过留意下其中还是有不少有趣的。桃园里的“能臣之相”那个任务需要个人选择对话内容,在刚进入游戏,还不明就理的时候,我还真费了一番心思来回答。灶王爷任务有的时候会有个“爱心小棉袄”的任务,和桃园的一个小孩对话的时候会让人感叹“摧残了祖国的花朵”。
而对于PK,这招根本没用,群P的话可能有点用处,不过,请注意,这招只能用于战斗之外。不过按道理来说,点出来的技能都是好技能,因为用的都是宝贵的专精点啊,无奈,一个鸡肋。在弧月有“秒怪”的所谓bug的时候,“弧月。
估计剑也有这种状况,而棍子和环都是可以用技能长距离引怪、打怪,少了这还没到怪物跟前就挨了一下的优待。对于挑战技能,我用得很少,虽然挑战可以避免多挨打的那一下,可接下来的斗气会不够用,招式很不连贯。
因为专精除了力的“突击。霸气”加了一点之外,力方面都没加,所以也不好再说这方面的东西了。六、副本用几个字概括下“尴尬”。这几天关于副本的消息比较多,本来说是今天15号出副本,不过也没出。
赤壁杂感:优缺点、pk、压经验、专精玩赤壁一半因为无聊,一半因为赤壁长期排行在新游戏期待榜榜首。公测当天中午就进入了游戏,无奈人气太高,游戏爆满,人比怪多,游戏卡的非常厉害。
西凉驿站里有一位会外语的舞娘,“Howareyou”说的分外流利。可是像这些别致的任务太少了,或者是我后期都是一路“NEXT”太快了,根本就没看。十、小结罗罗嗦嗦说这么多,其实还是很看中这款游戏的,只是毛病不少,欲爱不能啊。
要么,那就是个bug了。而且就算是可以晕怪,使用条件也比较苛刻,需要25点的斗气,只能用于一轮战斗之后,而且是有意识的节省斗气的情况下,如果你杀了怪,捡起战利品,而另外一只怪稍微远点,你保存的斗气可能就会消失没了。
而破解的结果是穿了赵云的白色铠甲,而这种铠甲官方还没有放出。。。。四、压级对于压级,我没经过内测,也是看了几篇相关文章才搞清楚怎么回事。但内测和公测有不少地方不一样。现在看来,压不压级无所谓,稍微分析下,所谓压级,是怎么压得?有钱的是通过酒馆、没钱的通过平乱压的。
赤壁杂感:优缺点、pk、压经验、专精玩赤壁一半因为无聊,一半因为赤壁长期排行在新游戏期待榜榜首。公测当天中午就进入了游戏,无奈人气太高,游戏爆满,人比怪多,游戏卡的非常厉害。无奈之下,只好等到晚上开了新服方才顺利游戏。虽然现在对游戏的评论可以用骂声如潮来形容,但一款游戏而已,不可能真像游戏开发商的名字一样“完美”。好的地方就应该表扬,差的地方作为玩家就提出来。一、操作中午的时候选的是斧子,感觉手持车轮大斧,很有威风凛凛的感觉,可上去一看,双持倒是不假,可那斧子实在小了点,而且跑起来非常难看,就像端着两个斧子在跑,怎么地两个胳膊也来点动作啊。晚上退而求…
杀一只怪,捡起物品,默认的显示栏里面就已经满了“获取了。。。。”的提示,比刷屏来的彻底。如果说这些都可以忍受,那因为游戏的设定而基本上没人组队就叫人忍无可忍了。网络游戏,最大的特点就是互动。
玩过很多游戏,也没见过装备如此之少的。即使在完美的另两款游戏武林、诛仙中,各个职业的装备也是不同的,是不能混穿的,而在赤壁中,所有装备除了武器外都是一样的,差别仅在于强化的不同程度而显现的差别。
二、场景及音乐玩了几款国产游戏,里面的的场景说实话实在有些寒碜,有些游戏就算是国度类的大城,也像是居民小区一样。场景而已,中国几千年的内容可用,再来点夸张,无非是让模型高大些,贴图精致些,布局合理些而已,很有难度么?这方面的震撼还是要数魔兽世界,即使不打怪升级或下副本,我也愿意在里面旅游看风景。
赤壁在这方面给了我不小的震撼。出了桃园,去往驿站的路上,路两边高大的树木,让我记起了小时候河坝边的景色。进入长安后,我被面前高大威严的建筑小小打动了一下。在长安城中大殿前好好摆了个poss,照了好几张像。
如何互动?基本上就是一起游戏的朋友之间的联系,虽然买卖也是在联系,不过只是很小的一部分,除非是职业商人,一个游戏里面能买卖多少东西呢?一起游戏的朋友绝大多数是在组队中认识的,一起过任务、升级等等,时间长了便成了朋友。
当然可以用霸气技能来提高斗气,不过技能冷却时间是1分钟,我基本上把霸气这个技能忘记了。。。对于连招,我想说的是要注意一个细节,那就是“节奏”,这也是我比较喜欢这款游戏的一个地方,需要控制技能使用的节奏,得到比较真实的对战效果。